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情感驿站

人对了,就是爱情

2016年09月01日 23:02:58449

人对了,就是爱情


去年的这个时候,朋友A失恋了,始料未及,一点准备都没有,所以哭得很伤心。


失望源于期望,伤心始于真心,她一下子病得不轻。几个伙伴一起去探望她,她瘫坐在沙发上,抱着他以前送给她的小熊,喃喃自语。手机亮着,大段的短信已发送,却看不见一个回复。


“慢慢就好了,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。”鸡汤姐坐在一旁安慰A。


鸡汤姐是我们当中资深的失恋专家,原先我们都以为她有什么独家经验要传授给A,起到一针见血的功效,没想到还是这么两句再也熟悉不过的话。


其实我挺理解鸡汤姐的,再多的苦口婆心也不能愈合伤口。


与其跟A讲很多云淡风轻的历史陈述,还不如让她自己在那慢慢想。想的时间长了,就自然不会想了。没有人是真正能够感同身受的,久病成医,久炼成钢,哪一个三年五载不需要生生地捱?


我大学也失过恋,那时候不知所措,对失恋没什么经验,索性就找个地方把自己与我所相识的世界隔开。后来,明白百无一用的除了书生,还有深情,开始假装冷血,擅作聪明,女友换了三四个,到头来只是两败俱伤。


失恋是人生的必修课。我想,倘若不是这样,又怎么会遇见那个让你焕然一新的TA呢,那个让你人生全是对勾的TA。



人对了,就是爱情



遇见一个对的人有多重要呢?


想起前一阵子热播的《最好的我们》,很多女生看了之后,都会有这样的感受:原来那些年里,全世界脸不够小,眼睛不够大,头发不长不短发梢捋不直,腿粗其实跟穿不穿秋裤没关系,永远学不好数学的妹子们,都觉得自己是耿耿。但自己却从来没有耿耿般幸运。


对,当你遇见那个对的TA的时候,你就会觉得自己已经花光了这辈子所有的运气。


即便你们会像耿耿余淮一样会分开,会路过。但他们在最好的时光里遇见,又用自己最好的时候重逢,中间的那些空白,他们用来成熟、成长、变得美好温柔,利落舒朗。于是这样的再见,不用以沉默以眼泪致意,而是起承转合,一切刚好。


那个所谓对的人,并不是百分百不会跟你分开的人,而是即便分开但是心里仍有彼此的人,是那个等到不再迷惘焦虑、也不再软弱闪躲,有肩膀可以去承担自己的选择的时候,他们转过头,透过漫长的时光,看到的是牵挂一如从前的人。

于我而言,爱情的意义本就是两个人在一起,扭转命运的手腕。


我们在一起,就是最好的。


当你遇见那个人的时候,即便真的没有在一起,即便真的有各种万不得已,但是真的什么都不用怀疑和解释,你们什么也不用想,就等着有一天能够能在一起,能够不再分开,那种朝着一个方向疯狂奔跑的感觉,真好。


那一刻,你再告诉TA:


什么是“我爱你”?——命中注定要遇见,要倾心,要疯狂,要不顾一切,要跟你在一起。


那什么叫“你爱我”呢?——三生有幸。



人对了,就是爱情



毕业之后,我时常想起我过往的爱情,企图去寻找那个奋不顾身的自己。


我渐渐觉得七零八碎的日常组成了我们生活的全部勇气,爱情则是逃避勇气的出口。我还记得那个分手后头也不回地离开,随后把自己关在卧室里对着镜子苦笑的我。


深情哪能被旁人发现呀,深情乃是骄傲的附属物品,情深不过自尊路遇一个故人。


我想找到那个对的你。


对待爱情,有些人选择先戒备,收到足够关爱才开始投桃报李;我却天性主动爱讨好,一味付出直到受到伤害才学乖。我不知道究竟哪种方式更高明,他们或许杜绝了未知的伤心,而我却相信我会遇见你。


那个对的你。


我想携带你穿越椰林,掠过海岸,飘在花与叶之间;我想带你去吹一回世界尽头的风,去阿根廷坐热气球,去迪拜跳伞,去伊瓜苏瀑布,去无字天书写下彼此的名字,去大哭一场,去听我们喜欢的演唱会,趁机偷袭你的嘴唇。

 

肯定有人说我在做梦,真正的爱情不是这样子的,可是一旦遇见对的你,我就什么都不在乎。


在我看来,遇见对的你,才算是爱情呀。

 

我偏执地认为,凿壁偷光是用来形容爱情的。我跟你相遇,就铸就了我们彼此的幸运。幸运的人能透过缝隙看到彼此的光亮,虽不耀眼,但足以支撑余生的慢慢长路。